Thank you for signing up!

Please have a browse and enjoy all the content.

稀印

发现我们的标志性产品“稀印”中蕴含的工匠精神

观看视频 Play

格兰杰稀印

在公元八世纪末,在苏格兰东北远端的一个多风的半岛上,皮克特人 (Pict) 精心雕刻了早期欧洲最著名的雕塑之一希尔顿卡德伯尔石 (Hilton of Cadboll Stone)。

几个世纪以后,饱经风霜一半被毁的原石已迁往在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保管。卡德伯尔石上技艺高超的雕刻是我们的品牌标志的灵感来源,促使我们委托一位本地的雕刻家 Barry Grove 用锤子和凿子手工复制了该巨石。

2000 年开始在这块巨大的砂岩板上工作,它花费了 Barry 四年多的艰苦劳动才雕刻未完成,远古皮克特人和现代的苏格兰人的技能在格兰杰酿酒厂的土地上,在其最初的地方得到了重新证明。

追求完美

启程酿造完美的威士忌

观看视频 Play

完美在心

我们始终认为追求完美是而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我们也知道这个旅程值得一行。

最高的蒸馏器

我们拥有苏格兰最高的蒸馏器。这些蒸馏器的炉颈高达 5.14 米(16 英尺 10 又 1/4 英寸),与完全成熟的成年长颈鹿身高相当!这意味着只有最轻、最纯的蒸汽才能到达顶部,从而造就更加柔顺、优雅的威士忌。

我们的酒桶只使用两次

在格兰杰,我们选择最好的橡木桶来熟酿我们的威士忌。但是,这还不是全部,每个酒桶我们只使用两次,而不像其他许多酒厂那样使用多达五、六次,从而确保在熟酿过程中始终可以汲取最多的风味,获得更加圆满、柔顺的口味。

窖藏陈酿的先锋

我们的威士忌创造者在 20 多年前就开创了窖藏陈酿,并仍然在世界各地寻找出色的酒桶。可以为格兰杰的原始特征带来额外的诱人风味的酒桶。

我们威士忌

25 年陈酿


格兰杰威士忌家族中最珍贵、年代最久远的一员,在单一麦芽威士忌以其品级和烈度而知名。

木制酒桶的故事

探索威士忌熟酿背后的艺术

观看视频 Play

熟酿的艺术

Bill Lumsden 博士在他的领域里是一位专家,他进行了三十年的试验使形成我们窖藏陈酿系列的不同回香达到完美。

窖藏陈酿

格兰杰波特酒桶窖藏陈酿、格兰杰雪莉酒桶窖藏陈酿和格兰杰苏玳酒桶窖藏陈酿首先在美国白橡木桶中进行十年熟酿,然后再在人工精选的酒桶中进行窖藏陈酿。

波尔图葡萄酒桶中的窖藏陈酿

Ruban盖尔语中是红宝石的意思,代表了最好的深红色葡萄酒桶,它们来自于葡萄牙的 Quintas或葡萄酒庄园;格兰杰Quinta Ruban就在这样的桶中进行窖藏陈酿

雪利酒桶中的窖藏陈酿

Lasanta 在盖尔语中表示温暖和激情,这表示我们的 Oloroso 雪利酒桶来自西班牙;格兰杰Lasanta就在这些酒桶中进行窖藏陈酿。

苏玳酒桶中的窖藏陈酿

Nectar D'Or 中的 Or 在盖尔语和法语中都表示金子;名称中加入这个 Or 是因为这格兰杰Nectar在来自法国的最好的苏玳 (Sauternes) 葡萄酒桶中额熟酿后培育出来的浓郁的颜色。

我们威士忌

格兰杰雪莉酒桶


优雅而浓郁,这款威士忌在美国白橡木波本桶中进行了十年熟酿,然后在来自西班牙赫雷斯的 Oloroso 雪利酒桶中进行了两年的窖藏陈酿。

我们威士忌

格兰杰波特酒桶窖藏陈酿


窖藏陈酿范围内的最深沉、最激烈的威士忌酒。格兰杰波特酒桶窖藏陈酿在美国白橡木桶中费时 10 年熟酿,然后转移到从葡萄牙的 Quintas 或葡萄酒庄园中精心挑选的深红色葡萄酒大桶中。

坦恩十六巧匠

视频上勇敢大胆的人们

观看视频 Play

格兰杰 — 坦恩十六巧匠

认识坦恩十六巧匠,托付了我们的酿酒厂秘密的精选工匠。这些人的专注、技能和对细节的关注证明,格兰杰的故事并非只与威士忌有关,还与人有关。

一口酒回报辛苦的工作

曾经几时,坦恩十六巧匠为了每天午餐时的一口威士忌而排队等候。他们挤在一起,传递一个由于不断使用而发黑的金属杯,一起拿其中的一位小伙子开玩笑。这一传统以及给从事不受欢迎的工作(如清洗发酵槽)的人额外赏酒的做法仍会被一些资深老人深情回忆。您可能会说,这或许有点太深情了。

坦恩十六巧匠的过去和现在

本地历史

卡德伯尔石

公元 297 年,罗马人在苏格兰东北部发现了一个骄傲自由的种族统治着这个地方。

罗马人称其为皮特克人 (Pict),意思是彩绘人,因为他们用墨水和颜料装饰身体。他们在皮肤上描绘风景的流线、天空的颜色和自然界的北极光:眩目地表现红色、绿色和紫色的弧形和闪烁的夜空。

这些人耕种的是与我们的苏格兰高地家园四周完全相同的金色田野;这块田野上今天收获的大麦变成了我们的麦芽。正是在这里,在毗邻大海的林间空地上,皮克特人将他们的故事刻进了卡德伯尔石。这个古代的宝藏以其复杂且技艺高超的雕刻,成了我们的稀印威士忌的灵感来源,完美地诠释了我们的品牌

泰洛希泉水

泰洛希泉水是格兰杰自己的水源,也是最宝贵的资产;千百年来,雨水透过层层的石灰石和砂岩形成了这汪清泉。这些天然矿物质赋予了泉水“硬”水品质,为格兰杰提供了苏格兰高地的酿酒厂中特有的原料成分。我们远古的祖先在这儿饮水,将纯净且富含矿物质的泉水视为神圣。我们也认为它们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