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峰的視野

從高峰上看到的景觀

第一道光

這是第一道光。安迪走出他在山丘上比格蘭傑酒廠高的家。首先他看到的景色是遙遠的多諾赫灣和北海,但很快的,在他以快速的行進速度走下山丘約四分之一公尺後,酒廠就映入眼簾了。

格蘭傑酒廠管理人安迪·麥克唐納表示: “我非常幸運能在這裡工作。” “說實話,它讓我的生涯發展大大躍進。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麼說,但幾乎所有在這裡工作的人們都會這麼說。這間酒廠是非常卓越的。我們身處於良好的環境,我們致力於創造絕妙的威士忌,所以我無法相信還有其他工作能比我現在的工作還要好。

“格蘭傑的需求量很大。它是蘇格蘭最受喜愛的單一純麥威士忌,而國際市場對它的需求也在迅速的成長。我們的生產工作幾乎是全年無休。所以早上當我一到酒廠後,我會確認有無事物被我忽略掉了、前一晚有是否有發生什麼事、確保所有的小細節,以及每一個測量點。從釀酒廠到蒸餾廠這一小段路是我一天中看到最棒的景象,也是我一天中聽到最好的聲音。”

 

第一個景象,第一個聲音

“我記得非常清楚第一次看到格蘭傑蒸餾器的場景。那是十年前,總製酒師比爾‧梁思敦登博士邀請我到這裡和他見面。對於製造的每一個過程以及細節,他都非常具有熱情。他還向我詳細介紹了蒸餾器。但就算他什麼也不介紹,我仍然會被蒸餾器驚艷,因為他們就是那麼地令人著迷。”

“我愛看著他們、也愛聽他們運作所發出的聲音。他們是蘇格蘭最高的蒸餾器,也是格蘭傑最獨特的蒸餾器。對複雜的威士忌製造過程是不可缺少的。在我耳裡聽來,他們所發出的聲音是美妙的音樂。”

“我整個人生都在威士忌產業工作。我知道許多傑出的威士忌是由較小的蒸餾器所蒸餾。但在格蘭傑這裡,嗯,不同之處非常清晰可見。不只是他們的外型和所發出的聲音不同,他們所帶來的味道也是非常獨特。我由衷地認為我們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是整個威士忌製酒產業中最優質的。而其中最高的蒸餾器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為何如此的高?

嗯,全是因為一些背景因素..

在十九世紀中葉,我們的創辦人威廉·馬西森購買了位於多諾赫灣岸邊的Morangie農場。這裡位於蘇格蘭的極北邊 — 這裡的空氣是結晶的;這裡的泉水冷冽且含有礦物質;這裡的小麥被微風吹到彎折 — 他開始製作威士忌。他試驗性地使用兩個不尋常高的蒸餾器,製做出口感滑順的烈酒,同時可以感受到它的優雅口感。在一百七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的十二座蒸餾器幾乎是仿造馬西森所改革的蒸餾器原版。但他們異常特殊的高度只是我們能生產出獲獎威士忌 其中一個眾所皆知的因素。

為何如此的悠長?我們追求完美、希望將大自然賜予的恩惠使用的淋淋盡致,並在這裡展現我們的熱情及專業知識。威士忌生產過程是有比較簡單、比較短的捷徑,但要製造生產卓越品質的威士忌是沒有捷徑的。我們使用最好的大麥。毫無疑問的是,我們極其幸運的能充裕的使用蘇格蘭的資源-雨水。我們絕不妥協地只使用最高的蒸餾器。同時我們享有創始者給予的恩典,他多麼有先見之明地將酒廠建在泰洛希湧泉旁。泰洛希湧泉源源湧出,令百年前降下的雨水再現,古老的石頭將雨水過濾也讓其變為更豐富。我們在世界各地到處尋找最好的木頭來製作我們的橡木桶,利用這些使用不超過兩次的橡木桶謹慎地、有想像力地來釀製我們的經典商品-經典格蘭傑單一麥芽威士忌 。

這就是我們稱之為「傑作,源自不必要的堅持」。雖然有很多看不見的細節和執著在其中,但你仍可以透過品嚐格蘭傑單一麥芽威士忌確實地感受到。除此,我們極高的蒸餾器因為非常具有視覺效果而相當著名。喜歡威士忌或是喜愛格蘭傑的人們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欣賞它。有時候當參訪者進入蒸餾廠時,蒸餾器的美、其優美的頸部及其引人注意的曲線讓人們會宛如進入大教堂中的心生敬意而鴉雀無聲。像已完成的威士忌本身,這些高聳的銅製蒸餾器擁有感性的力量,它們的目的不亞於煉金術。

我們的創建者很有遠見,捨棄了使用傳統洋蔥形罐式蒸餾器。天鵝頸銅製蒸餾器已成為我們創造出卓越威士忌的主要關鍵。他發現只有最新鮮、最細緻的酒氣才到達頂端;我們的蒸餾器是5.14公尺高,約17英呎,這是一隻成年雄性長頸鹿的高度!越高的蒸餾器,最後所過濾過的酒液越純淨。我們將這優質的酒液小心翼翼地放置於橡木桶內陳年添增其風味。然後我們才能稍稍放鬆,靜待威士忌陳年。若我們能我們就會翹高雙腿,但對格蘭傑的需求總是隨之而來,而我們必須盡力滿足這樣的需求。不論如何,我們是在談論過去幾年,不是現在轉眼即逝的瞬間。隨著時間推移,這些珍貴的威士忌從精選的橡木桶中獲取了某些東西,也從蘇格蘭高地的空氣中取得了某些東西,最終,造就的是極具聲望的威士忌。花點時間,好好享受一杯格蘭傑,舉起你的杯子(到這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