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博士,絕對經典

蒸餾和威士忌創作總監

比爾・梁思敦博士長久以來都是格蘭傑威士忌的釀製者,或者,更名符其實的頭銜是:格蘭傑酒廠暨威士忌釀製團隊總製酒師。他最鍾愛的威士忌便是經典格蘭傑。格蘭傑經典是所有格蘭傑威士忌系列的核心,每一支不同風格的格蘭傑威士忌的基石,而這正是比爾博士內心的展現。

三十年前,在一九八四年時,比爾.梁思敦正在愛丁堡大學攻讀微生物生理學與發酵科學的博士學位,當時他已經具有格拉斯哥大學的生物化學學位,但是對於他這樣充滿創意的學者來說,人生並不是只有工作而毫無樂趣,例如在五月的某一個夜晚,他便現身於蘇格蘭首都舊城南方的優雅住宅區,愛丁堡瑪奇蒙特區的某一棟公寓中。

「我不太認識派對的主辦人,這在學生派對中很常見,我們聊天、跳舞、耍帥(好吧,或許試裝帥⋯),我記得錄音機卡帶上播放的歌(沒錯,當時還是用錄音機放卡帶)是迪妮絲威廉絲的『讓我們為男孩歡呼』(Let’s Hear it For The Boy),這首歌是電影『渾身是勁』(Footloose)的經典配樂。總之,我朋友拿了一杯酒對我說:『比爾,來喝杯威士忌吧!』在當時我已經是二十四歲的蘇格蘭人,理所當然喝過威士忌。但或許是因為我只試過一些非常普通的調和威士忌,在青少年的時期曾啜飲過幾口,因此並不感到特別興奮。但當我喝了一小口我朋友遞給我的威士忌後,我頓悟了。當時並沒有太多可以形容威士忌的詞彙,不過我不需要,這是如絲綢般滑順,毫無疑問的美味。喔,而且當時我覺得,真是適合我溫文儒雅的個性!」

「音樂消失了。聽覺一直都不是我的強項,但是那些緊密連結的氣味與味道突然間強力地甦醒了。我得知我是在喝一杯純的格蘭傑十年,而且過了這麼多年我依然記得,它的醇厚與果香,直至今日,這些味覺依然是我創造格蘭傑威士忌的資料庫。」

任何在八零年代長大的人,腦海中都有『為男孩歡呼』這首歌的旋律。然而幸運的是,在威士忌的世界中,比爾有格蘭傑的味覺深植在他的腦海中。

「如果說我在當時發現『這就是我的命運』,其實一點也不過分!」他說。「當然,它點燃了我對威士忌的興趣,在我於愛丁堡接下來的學生生涯中,我會到一個在草坪市場附近的地窖酒吧『快樂法官』喝上一杯。在有限的學生預算裡,在酒吧絕佳的收藏中選擇感興趣的威士忌,增加我的知識,訓練我的感官,這就是我威士忌學習的開始。而不久之後我就知道了我的職業志向該往哪發展。」

比爾,現在已成為比爾博士,在當時踏入威士忌產業,並花費了十年的時間學習如何成為倍受尊敬的威士忌研發科學家。一九九五年他加入格蘭傑,開始為我們開發所有的威士忌。最重要的是,他負責維持經典格蘭傑一貫的絕佳品質,這可以說是一項舉足輕重的工作。

在二零零七年,比爾在學生派對時初嚐的那杯威士忌,格蘭傑十年,成為了現在的經典格蘭傑。那是一個只做些許微調的重新上市,年份變得不那麼重要,我們使用自然風乾的橡木桶,減少了刺激感,並增加了風味的深度。對於某些人是難以察覺的,然而整體而言,如果您有察覺的話,經典格蘭傑變得更滑順,口感更好了。經典格蘭傑不是我們的入門款威士忌,而是我們所有威士忌的標準,以蘇格蘭最高的蒸餾器精心釀製而成。

「格蘭傑酒廠有高達五點一四公尺高的蒸餾器,可以擁有它,並且以它製作威士忌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比爾說道。「它們能夠產生最純淨的新酒,因此有最純淨的味道,但是這樣的純淨的新酒有好也有不好,它可以從橡木桶中擷取最美味的味道,但也會留住一些在橡木桶中我們不希望出現的味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只用最好的橡木桶,讓酒液可以萃取最美味的風味。這或許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們會成為窖藏陳釀的先驅。」

「最高蒸餾器所蒸餾出來的新酒,是創造美味單一純麥威士忌的絕佳畫布,一個柔順、純粹、潔淨、帶著點甘美的原創經典:經典格蘭傑單一麥芽威士忌。事實上,它也是格蘭傑獨一無二,且在眾多不同風味的格蘭傑威士忌家族中,最重要而且最核心的靈魂。巧妙的風味桶技術讓我們可以在格蘭傑經典上,繼續創造不同的風味表現,例如十八年、二十五年,還有各式私藏系列等酒款。但對我來說,經典格蘭傑才是真正的經典,就像初戀一樣…」

比爾博士並非孤單一人,我們知道有許多人對於比爾博士的這個想法感同身受。經典格蘭傑威士忌這些年在威士忌產業中獲得了無數的讚賞,如最近再次於舊金山世界烈酒大賽中榮獲雙面金牌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