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蘭傑 Signet

在公元八世紀末,在遙遠的蘇格蘭東北方的一個多風的半島上有著早期歐洲最著名的其中一件雕塑作品,由皮克特人精心雕琢的 the Hilton of Cadboll Stone 。.

幾個世紀之後,被時間所重創成半毀狀態,原始的石頭已被搬遷至蘇格蘭國家博物館內安全保存。 Cadboll Stone 上技術高超的雕刻工藝激發我們的品牌象徵,激勵我們委聘當地雕塑家 Barry Grove 以手工重新打造這座石雕。

我們從 2000 年開鑿這個巨大的砂岩石板,但它在雕刻之前花了 Barry 四年多的苦力,充分展現證明了古老的皮克特和蘇格蘭現代工藝。此座雕刻被重新安置於它的原始地點,格蘭傑蒸餾廠的土地上。